• <wbr id="ewcyg"></wbr>
    <button id="ewcyg"><nav id="ewcyg"></nav></button>
    國外網站
    當前位置:首頁 > 閱讀 > 讀書觀史

    終南別業

    2019-12-22 01:03:44 來源:一點就轉國內外網址大全 - 由[一點就轉]整理

    終南別業

    唐代:王維

    中歲頗好道,晚家南山陲。
    興來每獨往,勝事空自知。
    行到水窮處,坐看云起時。
    偶然值林叟,談笑無還期。
     

    譯文及注釋

    譯文
    中年以后存有較濃的好道之心,直到晚年才安家于終南山邊陲。
    興趣濃時常常獨來獨往去游玩,有快樂的事自我欣賞自我陶醉。
    間或走到水的盡頭去尋求源流,間或坐看上升的云霧千變萬化。
    偶然在林間遇見個把鄉村父老,偶與他談笑聊天每每忘了還家。

    注釋
    中歲:中年。好(hào):喜好。道:這里指佛教。
    家:安家。
    南山:即終南山。
    陲(chuí):邊緣,旁邊,邊境。
    南山陲:指輞川別墅所在地,意思是終南山腳下。
    勝事:美好的事。
    值:遇到。叟(sǒu):老翁。
    無還期:沒有回還的準確時間.
     

    賞析


      這段描述可以說明詩中第二聯“興來每獨往,勝事空自知”中透露出來的閑情逸致。上一句“獨往”,寫出詩人的勃勃興致;下一句“自知”,又寫出詩人欣賞美景時的樂趣。與詩人有著同樣興趣愛好的人不多,興致來時,他惟有獨自游覽,賞景怡情,能自得其樂,隨處若有所得,他不求人知,只求自己心會其趣而已?! ¢_頭兩句:“中歲頗好道,晚家南山陲。”敘述詩人中年以后即厭塵俗,而信奉佛教。“晚”是晚年;“南山陲”指輞川別墅所在地。此處原為宋之問別墅,王維得到這個地方后,完全被那里秀麗、寂靜的田園山水陶醉了。他在《山中與裴秀才迪書》的信中說:“足下方溫經,猥不敢相煩。輒便往山中,憩感興寺,與山僧飯訖而去。北涉玄灞,清月映郭;夜登華子岡,輞水淪漣,與月上下。寒山遠火,明滅林外;深巷寒犬,吠聲如豹;村墟夜舂,復與疏鐘相間。此時獨坐,僮仆靜默,多思曩昔攜手賦詩,步仄徑、臨清流也。”

      第三聯,即說“勝事自知”。“行到水窮處”,是說隨意而行,走到哪里算哪里,然而不知不覺,竟來到流水的盡頭,看是無路可走了,于是索性就地坐了下來。

      “坐看云起時”,是心情悠閑到極點的表示。云本來就給人以悠閑的感覺,也給人以無心的印象,因此陶潛才有“云無心以出岫”的話(見《歸去來辭》)。通過這一行、一到、一坐、一看的描寫,詩人此時心境的閑適也就明白地揭示出來了。此二句深為后代詩家所贊賞。近人俞陛云說:“行至水窮,若已到盡頭,而又看云起,見妙境之無窮??晌蛱幨朗伦冎疅o窮,求學之義理亦無窮。此二句有一片化機之妙。”(《詩境淺說》)這是很有見地的。再從藝術上看,這二句詩是詩中有畫,天然便是一幅山水畫?!缎彤嬜V》指出:“‘行到水窮處,坐看云起時’及‘白云回望合,青靄入看無’之類,以其句法,皆所畫也。”

      王維的詩與畫極富禪機禪意,文學史上尊他為“詩佛”。他的兩句話“行到水窮處,坐看云起時”,“水窮處”指的是什么?登山時溯流而上,走到最后溪流不見了。有一個可能是該處為山泉的發源地,掩于地表之下。另一個可能 是下雨之后匯集而成的澗水在此地干枯了。這個登山者走著走著,走到水不見了,索性坐下來,看見山嶺上云朵涌起。原來水上了天了,變成了云,云又可以變成雨,到時山澗又會有水了,何必絕望?

      人生境界也是如此。在生命過程中,不論經營愛情、事業、學問等,勇往直前,后來竟發現是一條沒法走的絕路,山窮水盡的悲哀失落難免出現。此時不妨往旁邊或回頭看,也許有別的路通往別處;即使根本沒路可走,往天空看吧!雖然身體在絕境中,但是心靈還可以暢游太空,自在、愉快地欣賞大自然,體會寬廣深遠的人生境界,不覺得自己窮途末路。

      此句有兩種意境第一種,身處絕境時不要失望,因為那正是希望的開始;山里的水是因雨而有的,有云起來就表示水快來了。 另一種境界是,即使現在不下雨也沒關系,總有一天會下雨。從水窮到云起到下雨的過程,正如一個人在修行過程中遇到很大的困難,有身體的障礙,有心理的障礙,還有環境的障礙。如果因此而退心,要把念頭回到初發心的觀點上。初發心就是初發菩提心的時候。初發心時什么也沒有,對修行的方法、觀念都不了解。你先回溯當時的情形再看看目前,不是已經走了相當長的路了嗎?所以不要失望,不要放棄。人生的每個階段也都可能發生這種狀況,如果用這種詩境來看待,處處會有活路的

      最后一聯:“偶然值林叟,談笑無還期。”突出了“偶然”二字。其實不止遇見這林叟是出于偶然,本來出游便是乘興而去,帶有偶然性。“行到水窮處”又是偶然。“偶然”二字貫穿上下,成為此次出游的一個特色。而且正因處處偶然,所以處處都是“無心的遇合”,更顯出心中的悠閑,如行云自由翱翔,如流水自由流淌,形跡毫無拘束。它寫出了詩人那種天性淡逸,超然物外的風采,對于讀者了解王維的思想是有認識意義的。

      這首詩沒有描繪具體的山川景物,而重在表現詩人隱居山間時悠閑自得的心境。詩的前六句自然閑靜,詩人的形象如同一位不食人間煙火的世外高人,他不問世事,視山間為樂土。不刻意探幽尋勝,而能隨時隨處領略到大自然的美好。結尾兩句,引入人的活動,帶來生活氣息,詩人的形象也更為可親。


    推薦閱讀

    乱中年女人伦av三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