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wbr id="ewcyg"></wbr>
    <button id="ewcyg"><nav id="ewcyg"></nav></button>
    國外網站
    當前位置:首頁 > 閱讀 > 讀書觀史

    后出塞五首

    2021-02-03 21:34:54 來源:一點就轉國內外網址大全 - 由[一點就轉]整理

      后出塞五首

      [唐] 杜甫

      其一

      男兒生世間,及壯當封侯。

      戰伐有功業,焉能守舊丘?

      召募赴薊門,軍動不可留。

      千金買馬鞍,百金裝刀頭。

      閭里送我行,親戚擁道周。

      斑白居上列,酒酣進庶羞。

      少年別有贈,含笑看吳鉤。

      其二

      朝進東門營,暮上河陽橋。

      落日照大旗,馬鳴風蕭蕭。

      平沙列萬幕,部伍各見招。

      中天懸明月,令嚴夜寂寥。

      悲笳數聲動,壯士慘不驕。

      借問大將誰?恐是霍嫖姚。

      其三

      古人重守邊,今人重高勛。

      豈知英雄主,出師亙長云。

      六合已一家,四夷且孤軍。

      遂使貔虎士,奮身勇所聞。

      拔劍擊大荒,日收胡馬群;

      誓開玄冥北,持以奉吾君!

      其四

      獻凱日繼踵,兩蕃靜無虞。

      漁陽豪俠地,擊鼓吹笙竽。

      云帆轉遼海,粳稻來東吳。

      越羅與楚練,照耀輿臺軀。

      主將位益崇,氣驕凌上都:

      邊人不敢議,議者死路衢。

      其五

      我本良家子,出師亦多門。

      將驕益愁思,身貴不足論。

      躍馬二十年,恐辜明主恩。

      坐見幽州騎,長驅河洛昏。

      中夜間道歸,故里但空村。

      惡名幸脫免,窮老無兒孫。

      作品賞析

      《后出塞五首》敘寫一個軍士脫身歸來的經歷,通過他的遭遇深刻反映了天寶之變“釀亂期”的歷史真實。組詩主人公是募兵制下的一個應募者形象。他是一無牽掛的漢子,樂意當兵吃糧。詩中提到相贈吳鉤的“少年”,當屬唐詩中常常寫到的少年游俠一類人物。物以類聚,此詩主人公也應是這一類人物。組詩第一首系主人公自敘應募動機及辭家盛況;第二首敘赴軍途中情事,寫初次宿營時的所見所感;第三首是詩人的議論;第四首揭露朝廷對安祿山的驕縱以致養虎貽患;第五首寫軍士逃離軍旅的經過,以及之所以要脫離叛軍的考慮。此組詩的突出成就,便在塑造了一個“典型環境中的典型形象”。

      一度懷著功名萬里雄心的軍士后來逃歸,其逃離的動機,詩中說得很清楚,是由于他在薊門軍中看到“主將”(當指安祿山)日益驕橫、目中無君,而朝廷一味姑息養奸“主將位益崇,氣驕凌上都,邊人不敢議,議者死路衢”,自己本為效忠國家而來(“誓開玄冥北,持以奉吾君”),不料卻上了“賊船”,“坐見幽州騎,長驅河洛昏”,因而三十六計,走為上計了。

      詩一開始就講得很明白,主人公赴邊的目的就是追求“封侯”,“首章便作高興語,往從驕帥者,賞易邀,功易就也。”(浦起龍)此人正是第三首所謂“重高勛”的“今人”、“奮身勇所聞”的“貔虎士”中的一員。“拔劍擊大荒,日收胡馬群;誓開玄冥北,持以奉吾君”,也正屬于這類人物的夸耀口吻。從第一首“男兒生世間,及壯當封侯”到第五首“躍馬二十年,恐辜明主恩”的表白,可見主人公求取功名封賞的思想是一貫的,并未發生何種轉變。“古人重守邊”六句,不能理解為詩中人思想的轉變,而只能理解為詩人自己對時事的評議,或者說它們恰恰是詩人對筆下人物思想、行動的一種批判。說這是杜甫微露本相的地方還不夠,應該說這是作者直接激揚文字,站出來表態。這種夾敘夾議的手法,在杜甫詩中原是并不罕見的。

      據《通典》稱:“國家開元天寶之際,宇內謐如,邊將邀寵,竟圖勛伐,西陲青海之戍,東北天門之師,磧西怛羅之戰,云南渡滬之役,沒入異域數十萬人,向無幽寇內侮,天下四征未息,離潰之勢,豈可量邪!”當時的邊境戰爭,唐玄宗好戰固然是一個原因;兵制的改變,也同樣是個重要原因。府兵原是寓兵于農的一種兵制,將帥不能擁兵自重,故唐朝前期沒有武夫割據事件。而募兵之行,誠如李泌所說,應募兵士多是不事生產的亡命之徒,他們貪功重賞,形成軍中好戰心理。上自朝廷,下至士兵,互相影響,正是“豈知英雄主,出師亙長云。六合已一家,四夷但孤軍。遂使貔虎士,奮身勇所聞。”對侵侮鄰國的興趣隨戰爭的進行愈來愈濃厚,野心的將帥也就得到長成羽翼的機會。

      《后出塞五首》就藝術地再現了這一特定時代的歷史生活。詩中主人公正是募兵制下一個應募兵的典型形象。他既有應募兵通常有的貪功戀戰心理,又有國家民族觀念。他為立功封爵而赴邊,又為避叛逆的“惡名”而逃走。組詩在歡慶氣氛中開頭,凄凄涼涼地結尾,是一出個人命運的悲劇。


    推薦閱讀

    乱中年女人伦av三区